中国国际文化艺术公司

新闻中心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
指上天下—赵聪与中央民族乐团琵琶专场音乐会

这是一场时尚复古的音乐会
著名戏剧导演田沁鑫首次跨界中国民乐
多位杰出音乐家倾力加盟
当代艺术融合东方美学
赵聪以数不清的方式搊弹琵琶
以数的清的方式解读琵琶

   在这个专场演出中,集合了最远和最近。远到中国最古老的琵琶曲,近到刚刚创作还带着呼吸和体温的最新作品。
   在这里,能看到赵聪为传统文化的当下性所做的努力。努力用今天的语言,用现在的语言,去诠释琵琶达于万物的表现力和表达力。  在琵琶和万籁的对话中,探求“传统和现代合一”概念的真正本质:是为了让我们内心最深处的东西与我们自己合一,让世界的本源和世界的现在靠近。让我们忘记了的东西被复活和被唤醒。

   赵聪,中央民族乐团首席琵琶演奏家。
   她的名字里,有一个“耳”字,用来聆听天音。
   琵琶与她早已人弦合一,心手同在。
   有人说她的指上能呼风唤雨,有人说她的指上可上天入地。
   她以毫无争议的实力,成为中国琵琶新生代的杰出代表,荣膺“中国十大青年琵琶演奏家”称号。她随国家领导人出访世界各地,为20多位国家元首及夫人演奏。她的专辑《聆听中国》成为环球唱片首发的中国民乐专辑……在满堂惊艳与喝彩声中,她被世界各地的媒体,誉为从敦煌壁画里复活的“琵琶精灵”。
   十指之上,连心,连天下。
   她有一个中国琵琶的世界梦。中国传统文化,还原就是创造,起点,就是巅峰。她希望,让人们看到这个起点,感受到这个巅峰。
   “这个世界太喧闹。琵琶的声音不大,我的力气也不大,即使我和我的琵琶天天弹,中国也可能听不到,世界就更听不到了。但是,中国传统文化的力量是超越时空的,祖先的愿望是超越时空的。这样的力量和愿望,足以令我们每一个人坚定。让人们看到琵琶能有多美,还原过去的美,创造现在的美,这就是我传承,创新的勇气。”赵聪说:“上天给我一把琵琶,我一无所有,只能以一生相赠。”

   指上天下,有一场天籁,与君洗礼。
   指上天下,有一个天地,与万物共鸣。

曲目阐释

开场曲:《观·音》独奏  南音
回到最初的弹拨静观来去
   此曲选用中国古代音乐的活化石——南音琵琶。南音,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。从南音琵琶,可以看到琵琶本来的样子,琵琶的初心。
   南音琵琶弹奏的《观·音》,融合了最早的琵琶古谱《普庵咒》和《南海观世音赞》,此曲开场,并非着意表达琵琶的“古老”,而是为了表达琵琶的安静。静而后能安,安而后能虑,虑而后能得。

贰、《塞上曲》独奏文曲
置一生于朝暮两音之间是聚也是散
   琵琶分为文曲和武曲。这是琵琶的阴阳。武曲言志。写战争,写征服,写金戈铁马,写快意恩仇,场面恢弘,几有十八般兵器。文曲言情,写别离,写夜色,写惆怅,写慨叹,场面温婉,缠绵十八里。
   《塞上曲》是琵琶传统大套文曲,昭君出塞,是本曲的主题。被称为琵琶演奏家功力的试金石。此曲选用汪派、李廷松先生的版本。
   它集琵琶指法之大成,融弹、挑、泛音等单音与推、拉、轮指的连音,去表达一国公主大漠南望的回眸一念。此去便是永别。

叁、《飞天琵琶》琵琶与乐队
幻境,在尘土里,却非尘世所见
   敦煌壁画上反弹琵琶的精灵,也许已经化身于凡间。一花一叶中,都是她们的微笑。此曲,也是演奏家邀约新创作品。还原就是创造。在这首新创曲目中,还原的,就是琵琶的神性。
   敦煌之美,在于它用尘土创造了一个天上。它立于尘土,而一切都不是尘世所见。《飞天琵琶》之美,在于它用最常用的音符,创造了“飞”的空灵。演奏家的指法,如同手印,象神秘的语言,穿行于真幻之间。即使是在原地,却不知所踪。即使有一个“我”在,但“我”已经不再是“我”。“我”在幻境里。

肆、《时光的流苏》琵琶、光影与乐队
还原世间万籁,原本同在的音声
   《时光的流苏》是一首全新创作的琵琶曲,并非为了出新而出新,而是还原琵琶共鸣万物的本质。还原千百年来,在宫廷、在街巷,在杯盏里,诗人墨客们弹奏琵琶时,那一刻的“场”。还原世间万籁,原本同在的音声。
   作曲家将杯盏、鼓、锣、竖琴、笙、笛、石头,与琵琶一起发声。以音乐的线条去描绘时间的质感,去描绘世界的组成。时空叠加,却彼此并不狭促,音声交响,却超越了简单与复杂,归于自然。

伍、《旗袍》琵琶、钢琴与女声
浔阳江边,一条江,流到了现在,流到风花雪月的船舱
   自明朝开始,琵琶由女子弹奏。琵琶与女子的渊源,却并不止于弹奏。这是一首缘起琵琶与女子的新创曲目。选择钢琴、大提琴作与琵琶呼应,也并非为了表现简单的中西结合。是为了表达一种温婉的倾诉感。当是时,白居易在浔阳江边,听女子弹琵琶,这一条江,便流到了现在,流到了此刻,风花雪月的船舱。

陆、《汉江潮》琵琶与钢琴
起心动念,都是一次征战
   古时琵琶的武曲,都对应一场战争。而这首新创的琵琶曲,描述的,是一个人的战争。它写的是我们每个人内心,对自我疆域的征战。兵器是心,疆土是心,出征者,也是心。起心动念,都是一次征战。
   琵琶弹的,也是心。以心弹心。弹拨,就是来回,就是征战。

柒、《云想,花想》琵琶协奏曲
神境,云中有宫殿,花上有楼台 
   这是根据琵琶古曲《霓裳羽衣》新创的琵琶曲目。《霓裳羽衣》表达的是盛唐,而在《云想,花想》中,盛唐,只是想象的起点。在云上,花中,另有一个“神境”。云中有宫殿,花中有楼台,云这么想,花这么想,琵琶,也这样响。    

捌、《天鹅》琵琶与乐队
圣境,优雅的起落
   《天鹅》是著名琵琶大师刘德海先生1984年创作的最具代表性的一首琵琶独奏乐曲。2009年,由德国作曲家罗伯特改编为琵琶协奏曲。此曲以声音描绘水波、倒影、展翅,借景抒情,抒发的,是纯粹的圣洁感和优雅感。追随起落振翅的声音,可入“圣境”。

玖、《绽放》琵琶与乐队
仙境  一颗种子参天
   音乐线条,是花朵绽放的过程。每一次弹拨,花朵,就在手上盛开。每一次盛开,都是一次意和愿。这首为演奏家独身定做的作品,也表达了演奏家的心路。从一颗种子到最终绽放,静悄悄的力量。

拾、《太极》琵琶协奏曲
周而复始,一切,归零。
   琵琶,玄妙。每一个弹拨与收放都对应阴阳。琵琶是有生命,有呼吸的。在新创的曲目《太极》里,超越了一些确定的主题,将主题,定义为呼吸。在呼吸里,琵琶走过千年,在呼吸里,琵琶见证盛衰,在呼吸里,琵琶伴随别离。一切悲欢离合,琵琶都只是在呼吸。不生不灭,不增不减。

拾壹、尾声  《新编十面埋伏》琵琶与乐队